大家都在搜

2019-07-11 21:12:34 互联网
张晓晨婚礼现场搞怪十足,王传君变大叔,马天宇撑起伴郎团颜值
国家邮政局:建立实施快递业失信主体“黑名单”制度

视野 | 当爱情诗遇上设计师……


  刚刚过去的2019深圳环球设计大奖视觉传达类颁奖环节上,来自南京的平面设计师赵清可谓拿奖拿到手软,他设计的多件书籍作品中,1件摘得金奖、1件拿下银奖、3件获得提名奖。

  其中,摘得金奖的作品是一本名叫《文爱艺爱情诗集——一年之念》(以下简称《一年之念》)的纸质小书,评审团给出的获奖理由中有一句话这样说:“一本小书,素朴、文雅,静静的存在,书中的诗意不待阅读便扑面袭来,如淡淡茶香,轻轻鸟语,也许这就是书香。”

  被打开的《一年之念》

  而此前,赵清设计的作品就已多次获得“中国最美的书”称号、美国纽约ADC、TDC、One Show Design,英国D&AD,德国红点、IF,俄罗斯Golden Bee,日本JTA等国内外诸多大奖。

  赵清在深圳环球设计大奖颁奖典礼上领奖

  何以能凭借设计作品一次次打动评委获得如此多的奖项?一直以来的设计风格与理念是怎样的?从业多年后,对书籍设计又有什么心得要分享呢?

  带着诸多问题,晶报记者专访了赵清。他以《一年之念》为例,详细剖析了这本书的设计灵感与所讲述的故事,并由此阐述了他关于书籍设计的理念与多年尝试探索后的经验。

  当爱情诗遇上设计师

  含蓄深沉的爱便找到抒发方式

  Q

  《一年之念》这本书从书名到此次获奖的颁奖词,甚至颁奖当晚4位读者现场对这本书的读后感分享,都十分诗意化,让观众非常好奇这本书具体是一本什么样的书?它拥有怎样的设计灵感与故事?

  赵清:《一年之念》是一本爱情诗集,这本书一共收录了文爱艺先生的250首诗,这是一本关于诗与爱情的概念书。

  作为畅销书,《一年之念》在之前就做了很多个各具风貌的版本,这一版在经我手之初,我的想法就是引入一个不同于以往的“概念”。

  我觉得这本书的概念层次应该能够做得更丰富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与尝试,我发现可以从三个方面找到一些突破点,一是开本,二是时间,三是角色。

  文爱艺先生

  具体来说,传统的诗集大约都是32开,这一次我的突破便是从开本上做了一些考量。如果要把它当成一个情人节的小礼品,我更希望它是小而精致的。斟酌之后,我决定以64开的形式着手,把原本250页的书以500页的形式呈现,呈现出一种厚而小的礼品书的样貌。

  我私以为这样的开本更适合作为伴手礼赠送:无需铺张,单手可持,深厚却轻盈,一如人们理想的爱情状态,握在手心里,情深意重却不添负担。取出诗集,如同两本,这便是该书的创新之处所在。

  诗集副题为“一年之念”,顾名思义, 其中的爱情经历了“一年”的时间轮回,这就在时间上给了我一个突破点。因此,我设计时也以一年365天的时间为切入点,而这365天便是左右两本书的缘故所在。

  一年恰好是365天,一天翻阅一面,便是完满的一年。在现实生活中,爱情或许并不能时时圆满,在书中却能构建出理想而圆满的状态,我希望每一位拿起这本书的人,在阅读的时候都能感受到理想的爱情存在,这也是我隐喻在设计之中的祝福和祈愿。

  << 《一年之念》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>>

  再谈角色的设定,实际上就是我构造的阅读对象。我想象一对恋人同时在看这本书时,正反都可以开合,既是一个相连的整体,也可以看成互为独立的两个部分。可由二人共同阅读。一人从左至右,一人从右至左。

  我将相同的情诗于这两个部分之间分别排列了一遍,各有页数365张。寓意365天的时间,365天的思念。当二人读完所有诗篇,便于中间相遇,形成不可分割的整体,正如一场爱情的缘起与联结。

  虽然两个部分的内容完全一致,但在排布与印刷方面却各有心意。左半部分遵循普通的阅读规律,将诗歌以整齐的竖版阅读形式排布;右半部分却以黑白相映的双色纸张,以时钟的12时方向为参考,将每首诗按照每个时分所指的方向排布。

  因此,阅读的时候便要像时针转动一般不停地旋转书本。每读一首诗,便代表想念的一小时,走过365天的时间,便是爱情里的“一年之念”。最后,正反的诗篇在正中汇聚,历经365个日夜,了却一年之念,奔赴书中的金银玫瑰之约,充满仪式感地完成一场相遇、相识与相爱的全过程。

  赵清

  爱情是人们心中的乌托邦

  设计便是通向乌托邦的通道

  Q

  叶芝曾问,“爱情是怎样逝去,又怎样步上群山,怎样在繁星之间藏住了脸。”看来时间与爱情,也是这本《一年之念》的设计理念。诗人文爱艺先生的情诗,优美细腻,清新隽永,而诗集的设计则让柔情更加浪漫。听说你在细节上也做了很多概念性设计?

  赵清:是的,除了找到上述3个突破点,我在封面与细节的设计上也围绕着“爱情”这个概念。封面的背面,我以凸版压印的方式将诗句压凹在厚实的白色纸张上。没有一滴油墨的洁白质感,就像爱情的白璧无瑕、忠贞不渝。

  这种“不可见”的方式,是我在体悟这本情诗的过程中,表达作为一个设计者对于爱的看法:纯洁的爱情不仅是诗,它也是双方共同书写的爱的契约。

  在颜色的选择上,这本书也坚持了我一贯的风格,黑与白成为设计的主旋律,画龙点睛之处永远在于细节的设置与暗示。《一年之念》的盒套是深邃的黑色,代表着开启这场设计之爱的神秘之旅,整本书却是通体纯白,象征圣洁无暇的爱情。

  这就好比是一场探索,对于很多人来说,爱情就像是一个不可预知的黑洞,但你总在打开的一瞬间,发现诸多幻想中的美好世界。在这本书里,爱情是人们心中的乌托邦,设计便是指向这个乌托邦的通道。

  此外,书封处是铺垫,黑色与金色均是玫瑰花瓣的一角,目的是为了牵引出中心的玫瑰连接,完成爱情的见证与表达,一种浪漫的情感与思绪。所以,当你快速翻阅这本书的时候,就能快速地历经一场时空轮回。

  每个人都期待,急匆匆地要赶赴一场玫瑰之约,获得想象中的完美爱情。我当然也有所期待,但只是将这种期待嵌套进了每一张纸页里。这也是我做这本“概念书”的意义——通过幻想去实现,通过遇见去珍藏。

  爱情是一种无法泯灭的人性与冲动,常常夹杂着诸多复杂情绪进入我们的生活。不同的爱情,往往也无可避免地让人产生同一种共鸣,正如文爱艺的字里行间的流露。

  我的设计在这里也是“为爱而生”的,通过形式去还原诗歌对于爱的呈现,由此而加深读者对于爱的理解。如果有人能在我的设计中读懂这样的“爱”,那么这个概念也就成功了。

  总的来说,《一年之念》这本诗集是属于“闷骚”型的。“看不见”的诗要用心感受,“看得见”的诗也要用心呵护。一天一首爱情诗,正好体现了爱情的细水长流。我希望人们能珍视这本用心做出来的书,就像珍视爱情一般。

  设计同爱情一样

  都是探索未知与尝试的过程

  Q

  从事平面设计30余年以来,你从一入行就做出版社美术编辑,到后来成为设计公司的总监、高校设计学院导师、国际大奖获得者……你跟书有绕不开的情缘,你也曾多次表达过对于自己而言,书是你的一种情怀。那么在你看来,书籍设计与书本身的内容是怎样的关系?设计一本“最美的书”对设计师有哪些要求?

  赵清:一个设计师应该知晓,书籍设计和书的内容并不是转译的关系,设计要从内容出发,要找到独特的角度,并将之以视觉的方式呈现出来。每一本书的设计都应只为这本书服务,过期作废,设计理念也要随时变换。爱情是探索未知与尝试的过程,设计又何尝不是呢?

  但无论在设计中尝试做什么,都不应该是一件虚无的事情。人们总认为“艺术”离日常生活很遥远,是因为在大多数的文艺作品中,它们确实被过分得拔高和夸大了。

  其实“艺术”只不过是专注于生活某个领域的研究,它所存在的真正的意义,是让所有人都感受到美,由外至内的体会与思考。能够做到大家都看得懂,才是普世艺术的价值,做书也一样。

  《离合》,赵清设计书籍,

  获得本届环球设计大奖提名奖

  书籍设计有时就像拍电影,布景、故事、摄影、角色关系、观众(读者)的对话,是个综合体,可能没有最好的方案,但有最合适、最特别的方案。书籍设计肯定不是简单地美化,一个单纯好看的东西其实没什么生命力。

  此外,我认为设计要保持某种实验性,就像做《一年之念》这样的“概念书”一样,做“概念”,就像在做一场有关书籍的设计实验。作为一名设计者,我常常想通过自己的一些尝试,努力去完成一场突破自我的实验。无论结果如何,在创作过程中的收获都是无可替代的。

  这些年来,在书籍设计上,我一直坚持几点要求,第一,书虽然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商品包装,但它最根本的一点是雅,另一点则是平实和质朴。所以我提出“不雅不成书”,书籍设计不需要用太多奢侈的材料,而是要挖掘其中的亮点。

  比如,在材料的选择上,纸本设计师一定要对纸张的出现保持足够的敏感度,一直以来,我不太会用一些华丽的奢侈纸张,找到的材料会是原生态的、质朴的、手工的纸张,这也正成了我们的特点。设计中保持雅和质朴,必须要把握住这一点。

  《一桌二椅 夜奔●朱鹮记》,赵清设计书籍,

  获得本届环球设计大奖银奖

  第二,设计师要找到异于别人的编辑方式,用设计讲好故事。一般而言,我肯定会否决面对一本书的第一个设计方案,因为第一眼想到的别人也就想到了。好的设计不是一直重复别人的东西,一定要用别人没用过的设计编辑方式。因为只有在设计上超乎寻常,才会让人大吃一惊,否则所有的设计都流于雷同,这就是设计的原动力。

  当解决了技术层面上的手工艺排版、纸张、色彩、字体等运用的问题,设计进入到如何用编辑的手法讲好故事的阶段。不仅只有内容编辑要讲故事,设计师的工作也是要通过设计告诉别人关于这本书的故事。

  设计师要明白,我们是为一本书在做设计服务,所以要平衡作者表达和设计传达两者的关系,最终目的都是帮助别人理解这本书。因此,一切设计要让读者更快查阅书中的信息为前提。

  《夜歌》,赵清设计书籍

  第三,书籍设计是一个整体工作,设计师要超越文本。设计师做一本书并不只是单纯做封面设计,而是要挖掘整体,做整体设计。这就要求设计师要超越文本。

  好的设计师做一本书,必须用编辑的思路来做书,从一开始的书名策划到读懂书要传达的内容,再将内容通过设计体现,从而更好地讲好这个故事。

  因此,设计师从一开始就要渗透进内容,承担一部分编辑工作,这样才有可能做出“最美的书”。设计师要不满足于单纯的技术层面的设计,要超越从编排到编辑的跨越,这就是超越文本。

  《咏树》,赵清设计书籍

  最后,随着各种新媒介的出现,纸质阅读不断被冲击,这就对书籍设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设计师要思考如何用最廉价的材料达到设计点的爆破,让书籍既精美又价廉。

  而此时的书籍设计另一个趋势则是朝着概念化、小众的、礼品的、特装的方向发展。比如,私人订制的个性化“概念书”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文章总数
25155
下载次数
2489820
评论总数
2
访问总数
8363417